孩子能做到的,比你想像的更多

孩子能做到的,比你想像的更多

过去的爸妈曾让孩子做家事,孩子也喜欢觉得自己是能干的,但后来的爸妈不再让家务成为孩子的责任。我们没有教孩子如何当个负责可靠的家庭成员,对家庭有所贡献,反而什幺事都帮他们做。更糟的是,我们并未期待孩子有能力做家事,一旦他们做起家事,我们反而一把抢过来,认为自己做更好。

当孩子整理床铺,把床单铺平之后,我们突然出现。在他们将洗好的衣物摺好,把摺错的毛巾拉直之后,我们突然出现。我的确曾由我儿子手中抢过海绵,因为他把原本要清理的牛奶渍弄得更髒了。我把他请出房间,要他「去玩就好」,因为他做事没有我快,也没有我做得好。我了解我们都有想把事情做得更好、更快、更整齐的冲动,但目的究竟是什幺?当我们介入并接手,把事情做得如我们想像的一样,除了速度与完美之外,其实牺牲了更多东西。

更重要的是什幺──是盘子乾净无垢重要,还是孩子因为终于对家庭做出有价值的真实贡献,而明白自己为何而做与油然而生的荣誉心重要?床单没有皱纹重要,还是孩子学会如何把做家事纳入他的日常事务重要?我们插手管事,只会造就出情绪障碍、智能障碍跟人际关係障碍的孩子,一没有大人指导,便不确定方向或目的。

最近有个朋友在车祸逃过一劫之后告诉我,她因这场车祸想到,她要写下所有家人必须知道的细节,以防万一哪天她无法再照顾孩子了。她儿子需要知道星期天要将足球队衣送洗,这样子星期一练习才能穿。她女儿需要知道哪种衣料可以放入乾衣机,哪种不行,要是不小心把毛衣放进乾衣机里会发生什幺事。小孩应该知道马桶堵塞时要怎幺修理,停电之后如何重新设定水压水箱,如何更换保险丝,如何为割草机做过冬準备,还有无数细节,过去这一切都由她一肩扛起,没让孩子有机会负责过。

不让孩子参与家事,我们一不在,他们就会束手无策,她刚巧有机会明白到这点。总而言之,对她来说,这是个警钟。

保护孩子免于失败,不让他们经验到小型灾难,孩子就无法学到如何适应及处理小事,更别说是影响人生的大事了,这对孩子没有任何好处,而且这也不只是我朋友在濒临死亡时的洞见而已。无论我们过度干预与保护孩子是出自于追求完美、想表现对孩子的爱,或是想证明自己是优秀的父母,我们都没让孩子有机会担负起自己的责任与义务,成为家庭真正的一员。

当我跟其他老师们谈到孩子在家里能做什幺家事时,很明显的,老师要比父母对孩子的能力更有信心。当我请老师列出清单,说明孩子可以做到、但父母却不相信他们能办到的技巧时,我收到一页又一页的建议。我问某位老师,若给孩子充分的时间与耐心,她的幼儿园学生能做到些什幺,她微笑回答:「什幺都做得到。」

我曾写过相当多封推荐信,数量之多早已数不清,有好几回我仔细检视这些精心规划撰写的申请书,最后都会附上学生的志工服务内容──他们在街友庇护所协助準备晚餐,帮忙整理捐赠的衣物,在哥斯大黎加搭盖公共厕所──然而,我也知道一个事实,大部分孩子从没动手洗过自己的衣服。现在我们在志工旅行与慈善工作上,花费许多精力与金钱,我们在乎这些努力在申请大学发挥作用,但是教一个孩子服务他人,应该从家庭做起,为自己的家人服务,而且愈早开始愈好。

摘自《每一次挫折,都是成功的练习》

数位编辑整理:陈孟君,邱千瑜
Photo:Victor U, CC Licensed.